<wbr id="wgrkh"><pre id="wgrkh"></pre></wbr>

    <em id="wgrkh"><source id="wgrkh"><dl id="wgrkh"></dl></source></em>
      1. <em id="wgrkh"></em>
        <wbr id="wgrkh"></wbr>
      2. <sub id="wgrkh"></sub>

      3. En

        轉載 | 藥融會 | 上海泰亨實業執行董事方君平: 分享二十五年美國仿制藥行業產品和公司運營管理經驗及體會

        來源:“藥融圈”微信公眾號 作者: 發表時間:2019-01-05 瀏覽:4705

        方君平,來自美國加州的分享


        我在美國仿制藥行業至今有26年經驗。我的經驗基本上從仿制藥前期一些項目研發到后來項目選項跟管理,包括公司的運營,基本上就是我的職業生涯。我在制藥版塊盡管做了26年,但是本身不是學藥出身的。


        我認為仿制藥實際上跟做新藥是兩個不同的產業,仿制藥其實是做一個me too product。只不過就是這個me too product你必須跟它做的一模一樣,不能比它差,當然也不能比它好(BE等效,TE等效)。很早之前我回到國內時候,經常會有國內的同仁跟我提到他們做的產品比原研Branded還要好。


        我從92年一直到94年,實際上是在作為一個formulation scientist 同時又是兼做process engineer,因為當時我參加的那個公司叫IVAX(愛華克斯)。如果是在仿制藥界呆的比較久的可能會比較清楚,他是第一個仿制藥公司業績達到10億美金的。之后變成Par子公司,再后來仿制藥巨頭Teva收購。


        離開這公司之后,來到加州創業,當時有幾個臺灣制藥公司希望能夠進入美國市場。在西海岸設立幾個公司,其中有一個就是Stason。以上為我的個人履歷情況。


        實際上,當時在那個美國的制藥界。有兩個權威性的人物,一個就是Charlie Hsiao(蕭俊雄),他已經過世了,Impax公司創始人之一,是我在Ivax時候的導師(mentor)。另外一個就是陳志明博士,Andrx。也是陳志明博士領我進入仿制藥界的。


        (藥融科普:當時旅美華人制藥界四大天王,華生(Watson)創辦人趙宇天、Andrx創辦人陳志明,Ivax創辦人許照惠,Impax創辦人許中強




        趁這個機會跟大家探討一下,其實國內要做ANDA時間實際是蠻早的。我記得當時最早,把臺灣公司放進去的話,在1993年-1934年就開始做這方面的工作。


        第一家公司正式被FDA查廠的應該是生達制藥,當時在2000年。當時是我們在1998年把一個產品轉移到生達制藥然后通過FDA的查廠。我還記得那是我第一次在美國之外,主導一家制藥公司通過FDA審查。準備檢查花了一年半的時間,包括幫助生達建立整個質量系統,當時臺灣沒有像樣的GMP 系統。難點在于當時兩百多個產品在市場上銷售,不可能全部停產來整改GMP ,當時經過很多調整,最終是FDA 檢查一次過,而且是0-483 。


        Ivax出了一大批很好的管理人才,陳志明、蕭俊雄都來自于這家公司。陳志明博士當時在2003年-2004年要再創業的時候,和Andrx有一個協議,不能進行仿制藥上的工作,當時委托Stason做了一些項目,當然這都是過去的事情了。


        實際上,我當時進入仿制藥行業就是陳志明博士引領的。陳志明博士非常有趣的一點,當時招我進去的根本點在于我以前不是制藥界的。仿制藥其實很多的前期研發工作都被做完了,如何在放大生產中把仿制藥做成工業化,做精做細,等效這很重要。我當時因為搞高分子材料,華東理工大學在化學方面還是比較強的,我們兩個人一拍即合。


        所以我剛才的問題就是說,國內現在仿制藥的研發生產,有多少是從化學工程,或者是做材料工程的人員,進入到我們制藥行業。其實我們當時在 Ivax 的時候有很多的第一,第一個在formulation group 里面全部用USP-III進行配方篩選,而不是用USP-I、II。因為我們發現USP-I、II在IVIVC的coordination上非常差。


        其實學工程的人,有一個principle。你不需要問我是否有條件做出來,你只需要告訴我目的,我必須想辦法把它做出來。


        問答環節


        Q:亞邦醫藥研究院院長陳再新:方總,請教下為什么您說USP的III法的IVI?


        A:這個上面請教過 USP的III的制定的幾個專家,當時無非就是說在GI Track挪動上面,比 I /II更接近。而 USP的I/II ,它實際上有上百年的歷史,無非就是當時是想要用標準化的方法來衡量不同產品的可比性。





        Q :以嶺萬洲國際制藥王天強:能否問一下國內制劑產品同時上幾個產品,按每年算?我們同時進行的是五個


        A:同時進行五個是完全可能的,這也要看對產品而言,現在選品種標準是什么標準,為什么選擇五個產品。在選產品上面國內選產品標準,為什么選擇選這些產品,跟治療領域、市場有關系,還是跟制劑能力,生產能力有關系,當然有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說API供應 。國內API 跟制劑配套程度是多少?API是會成為大家考慮的方向嗎?但是制劑產業實際上跟API 的配套是非常關鍵。制劑因為它的整個工藝路線,所以它的成本是可以估計的出的,只要工藝流程定好,基本上就可以定好,但是如果要做一個成功的產品,沒有API 的支持是絕對不行的。


        我們之所以當時在上海建了泰亨這么一個研發平臺,一開始就是為了當時在Ivax 大部分的API 都是從歐洲進的。當時會提供一些樣品來做小試,問題是我們在做小試的時候他們也在做小試,我們在做中試的時候他們也在做中試,記住API 項目投資成本比制劑要高的多,一般API 廠家都不愿意提前放量,等放大之后,晶型、雜質可能有所變化,搞的我們的制劑非常被動,有時候不得不過去做的研發資料重新在做一遍。這時我們就在上海搞泰亨這樣一個研發中心。


        Q :以嶺萬洲國際制藥王天強:美國ANDA,您是選擇代理銷售,還是自營銷售?


        A:我們基本上不會去做自營銷售,如果你有足夠的資金作為支撐,前幾年做好了虧錢的準備,自營銷售還是有它的好處的。但是一般講起來,代理銷售在前期是一個必選項目,這里牽扯到很多財務上面的事情,就比如說你需要大量資金壓在里面。作為廠家基本上跟中間商之間45天之內就可以收到款。而銷售商是賣給終端,這個錢需要匯回來,有可能需要一兩年的時間,這個資金量是非常大的。


        Q :以嶺萬洲國際制藥王天強:在選擇產品的時候,從歷史上講,主要仿制藥企業,最開始先選10億美元以上的,之后5億、2億,現在2000萬美元。市場空間越來越小,對此您怎么看?


        A:這個我是這么認為的,歷史上仿制藥最開始選10億美元以上,92年的時候進入制藥界美國當時仿制藥200家都不到,現在的話全球實際上是非常多的,之前是做的人少,產品多所有可以挑挑揀揀,現在的問題是做的人多產品少。關鍵是看盈利額,而不是看市場份額,有些大產品為什么現在很少有人做,說到底就是不賺錢,往往盈利額在10個百分點左右,除掉銷售鏈當中的一些費用,真正到手5個百分點都不到。上項目跟做房地產一樣,只有買進就是投資進去的時候,你省錢了,你就是賺了,所有如果產品選好的話,幾乎可以保證你不會虧錢,當然賺錢是另外一個事情,不會虧錢的保證就是前期投資成本一定要得到控制。這也就是說美國的仿制藥公司很少有投1200萬美金去投一個項目的。


        Q :鄧鹿江 海濱制藥 研發VP:孤兒藥仿制藥您怎么看?

        A:孤兒藥仿制藥我認為可以上,除非你是垂直整合,孤兒藥現在做的人也不少,這個講起來因為它的量不多,所有API 往往也非常難找,像這類藥如果你能夠找到還是可以去做做看。

        Q :以嶺萬洲國際制藥王天強:不知道您是否做過ANDA中美雙報的項目(雷總孟魯斯特成功了,華海也很多),由于ANDA美國市場不掙錢,轉到國內申報,有什么需要注意的點呢?或者說將要遇到的難點。中美市場不同,中國仿制藥價格普遍高于美國。


        A:實際上我們作為中美雙報的項目,中國市場是非常好的,這就是2017年我選擇到中國來發展,主要有兩個原因,一個是中美雙報是不是有這個可能。經過一年的觀察,中國產品的選項跟美國產品的選項往往是相反的,美國認為好的項目,中國不認為好,中國認為好的項目,美國不一定會覺得是好的產品。這就是為什么說中美雙報做機會主義者,反正都開發這個項目就兩邊報。我們在幫國內做一致性評價也發現說他對CMC 要求上要多的多,那么也就是說,你這個產品選的時候,你是準備上中國的,還是準備上美國的,如果就是本來想準備先上美國市場的 ,返過來你要上中國市場的話,研發成本要增加的這塊要算在中國的投入里面。相反的本來就是主打中國市場,如果同時報美國市場,它的研發成本幾乎可以忽略不計,唯一可能會叫你補做BE。

        Q :以嶺萬洲國際制藥王天強:一些企業購買ANDA,然后生產工廠轉移到國內,利用共線生產,在國內申報新藥。在未來申報的時候,中國CFDA會不會要求重新做BE?因為畢竟原ANDA用于做BE的批次是原來的工廠生產的。


        A:這個很多人都在問這個問題,我的建議是你在一開始做的時候準備要免BE的,你這個項目是沒辦法進行下去的,你永遠不知道這個項目到底要不要做BE的。理論上是不需要做BE,但是往往你轉移購買ANDA的產品,它本身在這個國家,比如說在美國GMP 1996年之前是一個標準2006年之前又是一個標準。而且你從商業談判的角度來講,如果沒有預算一般國外的公司不愿意把ANDA轉讓給你的,所有我就說你在做和準備上這個項目的時候把這個預算放進去。當然你永遠可以跟CFDA 提這個要求,當然允許你做當然是可以,不允許你做的話最起碼你有預算可以把項目推動過去。


        Q :王峰:在美國做BE預算資金需求多少?


        A:BE預算資金要看產品,我目前做的最便宜的BE,大約是20萬美金可以搞定。最貴大概是在70-80萬美金。




        本文轉載自“藥融圈”微信公眾號。


        乐点平台官方网站

        執行時間:0.074587821960449秒 查詢數據庫10次 內存使用:1.121 mb - 257.719 kb = 890.578 kb 當前模式:developer